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对台江县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案件的调查与思考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3-02    

 

对台江县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案件
的调查与思考
潘年文

 
保护森林资源,促进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是我国的国策。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全国人代会期间到贵州代表团说,贵州要坚持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使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同步提升。可见保护生态环境对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作用,贵州省委、省政府把保护生态环境资源摆在了突出重要位置来抓。就台江县近年来破坏森林资源犯罪的情况来看是比较严重的,如何正确打击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有效地遏制森林资源犯罪案件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台江县2012年以来审理的破坏森林资源案件分析,部分犯罪分子在从危害森林资源的犯罪活动中牟取暴利这种利益的驱动下,公然置国家法律、法令于不顾,大肆从事破坏森林资源的犯罪活动,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尤其是去年爆发了一批非法采伐、毁坏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楠木的群体性犯罪案件,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加强森林资源保护刻不容缓。
一、台江县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案件审理情况 
近年来,台江县破坏森林资源的案件呈上升势头,对该县森林资源破坏严重。从2012年至201410月,共审理了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案件2847人,其中2012年审理了滥伐林木案45人,非法采伐、出售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211人;2013年审理了滥伐林木案810人,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22人;20141-10月滥伐林木案813人,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46人。从这些破坏森林资源案件的情况来看,主要有以下特点: 1、犯罪主体犯多为农民。47名犯罪人数中农民44人。 2、犯罪主体的年龄,最小为22岁,最大为59岁,主要集中于30岁到50岁之间,罪犯均为男性。3、犯罪主体的文化程度普遍偏低,47名涉案人员中,小学文化的15人,初中文化的26人。4、从处罚结果看,47名犯罪分子中,判处有期徒刑3年以上7年以下5人,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6人,判处有期徒刑缓刑33人,单处罚金的3人。 5、从犯罪损害后果来看,滥伐林木案件对森林资源的破坏是十分严重的。20件滥伐林木案件中,单件案件砍伐林木数量最多折活立木蓄积为442m3
二、破坏森林资源犯罪高发的原因
1、经济困难。经对审理该类案件的被告人的经济状况进行调查,绝大多数是当地偏远山区的农民,且家庭经济贫困,缺乏固定经济来源。由于国家加大对森林资源的管控力度,林木的价格上升,特别是稀有林木如楠木、红豆杉等木材价格不断攀升。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不法商贩铤而走险,潜入当地组织村民进行采伐,造成森林的破坏和国有财产的损失,大量利润被商贩赚取,当地农民获取是极小的苦力钱。
2、法律宣传不到位,群众对林业相关法律的陌生和观念淡薄,造成依法采伐意识不强,是犯罪发生的主要原因。由于当地村民群众靠山吃山的观念根深蒂固,依法依规采伐意识薄弱,在致富无门时便打起了山林的主意。少数群众认为山是自己的,树也是自己的,说砍就砍,说卖就卖;有的认为为村民小集体或公益开支而砍伐集体所有的林木,只需村委会或村民小组集体讨论通过就行,无需办理许可证;还有部分村民以为砍伐自家栽种的树无需办证,也可随意出售给他人砍伐或自己砍伐。种种错误认识导致行为已经犯罪,自身还糊里糊涂不知道。
3、林业主管部门的法律意识淡化,监管不力。就台江县而言,很多滥伐林木案件,就是由于主管部门监督管理不力,未严格按照林木采伐操作规程操作;有的采伐证未办理,就将山场拍卖;有的采伐证办理了,主管部门未安排人员现场拔交、现场界定采伐范围、面积、定期检尺,由采伐者自行采伐,伐后未进行验收,导致设计出材量与实际出材量误差倍出;有的采伐证规定采伐地在甲地,而在乙地采伐,待木材检尺归堆了林业部门才发现规定采伐地点与实际采伐地不符,导致林木滥伐;对两防工作宣传不到位,监管不力,从而导致森林失火案件年年发生。由于该县林多,监管人员少,管理难度大,再加上个别工作人员责任心不强,或徇私或玩忽职守不认真履行职责等原因,致使对林木砍伐的监管出现薄弱或真空环节。
4、一些木材收购商在与林木所有人私下买山场林木后,以林木所有权人名义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但采伐证所允许采伐的林木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其需要,为了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他们往往怀着侥幸心理,采取随意改变采伐方式,超出采伐证规定的数量、范围、树种乱砍滥伐林木,有的甚至要超出允许采伐数量的数倍,对林木资源造成很大的破坏。同时,一些木材加工厂为获取木材进行经营,对没有手续或者手续不全的木材进行收购,从而使盗伐者有了销赃的市场,也是诱发盗伐犯罪的一个重要原因。
5、法律存在缺陷导致打击森林资源犯罪的不力。我国《刑法》规定滥伐林木是以数量较大、巨大作为衡量是否构成犯罪的标准,森林失火案件是以情节轻重作为衡量是否构成犯罪的标准,对于滥伐林木、非法采伐毁损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的数量标准,目前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来执行的,即“滥伐林木罪数量较大的起点为1020立方米,数量巨大的起点为50100立方米”;“非法采伐、毁损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以2立方米(或采伐2株或毁坏3株)以下为情节一般,2立方米(或采伐2株或毁坏3株)以上为情节严重”。这种规定不具体,存在很大的缺陷,从而在实践中造成各地认定标准不统一,而且当前有的滥伐林木案件数量已经从过去的几十方上升到几百方,甚至上千方,该司法解释已经不能适应当前打击该类犯罪的需要;森林失火案件以情节轻重把握,在林区是以过火林面积或造成的经济损失作为衡量犯罪情节轻重的标准,对此没有制定过相关司法解释加以量化,导致各县做法不一。
三、思考与对策
()问题思考
1、保障民生与打击犯罪的矛盾问题。一方面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群众为满足生活需要而实施破坏森林的行为,而这些实施犯罪的人全部均为男性,一旦他们被判处监禁刑,因为家庭经济陷入困境,而引起妇女外流,造成妻离子散的局面,影响社会和谐。如果对此类罪犯大量适用监禁刑、处罚过重的话,将会出现打击面和打击力度过大的问题,会给这个社会的底层群体造成很大的社会生存压力,容易引发新的社会矛盾。
2、法院适用缓刑多,致使社会公众的不理解的问题。缓刑,是指对判处一定刑罚的的犯罪分子,在一定期限内附条件不执行原判刑罚的一种刑事量刑制度。它的特点是在判刑的同时宣告暂不执行刑罚,但在一定时间内保留执行刑罚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对一些特定的犯罪分子,在其具备了法定的条件之后,可以在一定的期间内不予关押,暂缓其刑罚的执行。台江县法院在审理破坏森林资源类犯罪的案件中,按照刑法精神较大幅度地适用了缓刑,部分民众错误地认为缓刑是因为无罪而释放,近年来破坏森林资源类犯罪案件居高不下,势必引发人们对法院提出处理此类案件打击不力的质疑,对人民法院的量刑提出非议。
3、对涉及森林资源犯罪的专门鉴定机构问题。目前,我县森林公安机关在办理盗伐、滥伐林木和森林火灾案件时,指派或聘请具有检量资格的人员对盗伐、滥伐和过火的林木进行逐一检量和计算林木蓄积,但都不是正规意义上的鉴定结论。在办理破坏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野生动植物及制品案件时,鉴定就更加困难;且在审理中,辩方对检尺、计算、鉴定的资质提出质疑,作为证据使用在效力问题上存在争议。
(二)处理对策
1、加大对森林资源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林业主管部门、政法部门、各乡镇要加大对森林资源的法律宣传活动,要重点宣传《森林法》、《消防法》、《刑法》及相关的内容,告知群众哪些行为应受到刑事处罚,哪些行为应受到行政处罚,农民承包或所有的林木,未经审批,办证程序砍伐后要受到怎样处罚,以及失火的法律后果等内容编写成具体案例,汇编成册,发放到每个农户手中,对各乡镇的驻村干部将所驻村森林资源的保护情况纳入其年度考核目标。人民法院要加大法制宣传教育的力度。积极开展巡回审理、就地宣判、以案说法等多种形式,提高公民的法制意识,防止和减少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目的。
2、林业主管部门,要加强对森林资源的管理和监督力度,严格审批手续,严防乱砍滥伐、少批多砍的情况发生。对林业工作人员进行业务知识和法律知识的培训,以提高素质,增强责任感;建立护林定期巡查和责任倒查工作机制,对申请森林采伐要严格审批,认真设计、拨交,加强对采伐过程的监管。对那些在审批、设计、砍伐监管中玩忽职守、严重不负责任,导致滥伐林木发生的林政工作人员,依法追究刑事或行政责任,最大限度地发挥保护森林资源的职能。
3、坚持专门机关与群众路线相结合的方针,充分发挥群防群治作用,为鼓励和提高群众参与保护森林资源的热情,实现生态的可持续发展,不给违法者可乘之机,要认真落实好有关乡村护林员补贴,查处案件费用和奖励费用。对于举报和抓获犯罪分子有功的群众,政府应当予以特别奖励;兼职护林员要与执法部门加强配合,加强情况汇报沟通的主动性和及时性,增强打击犯罪的准确性、及时性。
4、国家要建立长期森林生态补偿机制,提高林区群众收入。保护森林植被不受到破坏,就要采取措施使森林保护增长与林农的经济收入挂钩,把林农保护森林生态价值以货币的形式体现出来,才能充分发挥林区群众护林的积极性、主动性,自觉做到守林、护林、育林。因此国家要加对大退耕还林的补助,建立森林生态长期补偿机制,生态补偿监管监督机制,把应补偿给林农的钱发放到林农的手中,真正使林区群众在保护森林生态资源中得到实惠,才能激发群众守林、护林、育林的热情。
5、加大对破坏森林资源的处罚力度。长期以来,人们对森林的效益的认识只是计算木材和其它林副产品价值,而很少考虑到由于破坏森林所造成的生态损失,森林提供的生态价值往往被忽视。正因为生态方面的保护价值受到忽视,造成执法部门处理失之于宽,很多案件该判重刑的而轻判,该判实刑的而单处罚金或判处缓刑,不能起到有效地惩罚和威慑破坏森林犯罪行为的作用。基于此,对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案件司法机关应采取以下对策:(1)审判破坏森林资源犯罪也要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我国《刑法》对破坏森林资源行为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司法机关要加大打击力度,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对破坏森林资源情节严重的罪犯、经行政处罚屡教不改的罪犯和对那些以营利为目的的罪犯,人民法院要坚决依法惩处,该从重的一律从重,杜绝以罚伐刑,多判实刑,少判缓刑或不判缓刑,决不能适用单处罚金刑;对于农民确因生产生活所需等滥伐林木数量不大的侧重教育,可以视其认罪悔罪态度酌情适用缓刑;对构不成犯罪的,相关部门要严格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森林法》等有关规定,严肃处理。以起到震慑和警戒作用,遏制破坏森林资源的行为。(2)检察机关要加大对行政执法权和审判权的监督。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要在打击破坏森林资源的违法犯罪中充分发挥作用。首先强化立案监督,对那些以罚代刑该移送司法审判而不移送刑事审判的,不严格审批手续、指手为界、不深入实地踏查,严重不负责任导致滥伐林木案件发生的,应按渎职进行查处。其次要加强对审判活动的监督,对量刑畸轻,不符合判处缓刑而判处缓刑或单处罚金的案件该抗诉的依法提起抗诉。(3)拓宽对森林失火案件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方式。对于森林失火案件除依法对被告人处刑外,还要注重对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审判,由于被告人的行为使国有林木遭受重大损失的,受损部门和单位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应当由公诉机关代表国家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对于集体和个人的林木遭受损失的,应当由法院主动通知受损人出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在承担民事责任的问题上,应采取两种责任承担方式,即赔偿损失和恢复原状,强制被告人在其失火烧过的林地内重新补种一定数量的树木,这是一种更有利于保护森林资源的赔偿方法。法院在调解时,应当由被告人在过火林地植树造林,经林业部门验收合格后交给受损人;调解达不成协议法院应当判决被告人在过火林地植树造林的方式或植树造林与经济赔偿相结合的方式赔偿,当然还要结合被告人的赔偿能力,避免判决为一纸空文。只有这样森林资源的保护才能得到进一步加强。
6、完善我国森林资源刑事立法。当前破坏森林资源案件的数量越来越大,现行《刑法》在打击该类犯罪已经不适应形势的需要。建议《刑法》对滥伐林木罪、非法采伐、毁损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非法出售、收购、运输、加工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及制品罪的法定量刑幅度进行修改,对滥伐林木罪、非法采伐、毁损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非法出售、收购、运输、加工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及制品均罪比照盗伐林木罪的规定,设立三个法定刑幅度,即情节一般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为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增加情节特别严重的法定刑幅度。 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情节数量的规定,也不能适应当前打击犯罪的需要,应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根据当前破坏森林生态环境的严峻形势,重新作出规定,完善司法解释,才能有效、准确地打击破坏森林资源犯罪活动。
7、建立执法部门配合联动机制,整合执法资源,形成打击合力。在森林资源违法行为查处中,单凭某个部门的一已之力,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破坏森林资源的问题,各乡镇、林业、环保、国土、公安、农业、交通、工商等职能部门,应整合执法资源,建立联合执法机制,形成打击合力。执法机关针对森林资源多发的重点区域,适时组织力量开展专项整治活动,例如公安、林政执法部门要定期组织力量深入林区进行检查和巡查,发现破坏森林资源的行为,需要各部门配合的,及时启动联动机制,形成打击合力。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珍爱环境,保护自然,达到人与自然和谐,森林对于人类的作用越来越明显。为了给台江县境内的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财富,实现台江县跨越式和可持续发展,达到真正从源头遏制此类犯罪,应坚持惩治森林资源类犯罪和保护森林资源两手并重。


【上一篇】  中间人截留贿赂款之定性问题